沙特阿拉伯的

Al-Ha’ir监狱关押的犯人中绝大多数都是恐怖分子,这里的咨询与护理中心能为涉嫌恐怖犯罪的囚犯提供便利的设施、教育课程以及更多的人生选择。

去年五月,开罗的摄影师大卫·德尼格尔(David Degner)和瑞士记者莫妮卡·博利格尔(Monika Bolliger)前去沙特阿拉伯的Al-Ha’ir监狱进行采访。他们此行的目的是查看因恐怖主义行动获刑的犯人的居住条件。

到达监狱后,狱方将两人带到会议室并播放了宣传PPT。监狱的公关办公室给了德尼格尔一台监狱提前准备好的相机,并为他设定了几条规矩:不能拍摄犯人,狱方将对所有照片进行审核,有权删除不符合标准的照片。

Al-Ha’ir监狱的最终目标是对涉嫌恐怖犯罪的犯人进行改造,帮助他们重新融入社会。德尼格尔说:“这是沙特政府想要对外宣传的故事。他们说原本极端分子会在普通监狱服刑数十年,但是这样效果不好。相比之下,Al-Ha’ir监狱提供的改造手段非常实用且有效。”

为了改造思想、去除激进理念,囚犯必须参加由伊斯兰教学者主持的课程学习。德尼格尔解释说:“他们教囚犯‘正确的伊斯兰教法理念’。”囚犯能在课上学习到很多知识,比如个人不能单方面宣布发动圣战。相反,他们应该服从沙特阿拉伯国家领袖的领导。

每个月,Al-Ha’ir监狱里已经结婚的囚犯可以和妻子会面一次。其余囚犯的家人也能探访,并且最多可以在监狱安排的探访机构内居住三天。监狱内设有名为“家庭之屋”(Family House)的酒店,其中建有可供孩子玩耍的游乐场。

德尼格尔没有机会与囚犯进行太多互动,但他还是做了一些事情。他回忆说:“记者在监狱长监视下采访犯人时,所有人都没注意到我的存在。所以我就有机会走到远离狱警的地方,与其它囚犯交流。”

他接触了一个入狱前在医院实验室工作的犯人。德尔格尔说:“虽然身处牢狱,但他身上依然存在善良友好的书呆子气息。”这个犯人告诉德尼格尔说,他其实是被冤枉的。但他不愿意具体说清楚,所以两人更多是在讨论“足球和家庭”方面的问题。

德尼格尔拍了很多照片,博利格尔也写下了厚厚的采访笔记。此后,两人在会议室听了狱方的宣传。接着他们开始参观名叫穆罕默德·本·纳耶夫王子咨询与护理中心(Prince Mohammed bin Nayef Center for Advice and Care)的机构。在这里,囚犯会进行心理康复和改造——他们在教室内上课,接受职业培训,有时候甚至还能学习艺术课程。

咨询与护理中心能为涉嫌恐怖犯罪的囚犯提供便利的设施、教育课程以及更多的人生选择。我问德尼格尔对它有何想法。他说:“在普通美国人看来,恐怖分子改造项目有些奇怪。我希望大家能思考为什么自己觉得这个项目让人感觉不合时宜。通过照片,我想让所有人知道咨询与护理中心的情况并不简单,改造过程也并不容易。”

在咨询与护理中心参观的几个小时里,德尼格尔注意到画廊里挂着的一幅作品——画满电线的画作。他向现场的艺术治疗师询问这幅画的具体情况,进而得知此画出自一位此前在关塔那摩监狱服刑囚犯之手。

德尼格尔在邮件中写道:“如果眯起眼睛看,你会发现画上的电线杆和电线很像是穿着橙色囚服、戴着镣铐的犯人。所以说,即便是涉嫌恐怖犯罪的极端分子也知道在艺术作品中使用象征主义手法。”

监狱的教室内,几张桌子排成整齐的一条线。虽然这些桌子都是新的,但囚犯们还是在木质桌面上刻上了名字、日期、爱心以及其他标语。配有木质桌子的黑色座椅不禁让我想起一排身着黑衣、背着AK47冲锋枪的ISIS成员。在Al-Ha’ir监狱采访时,我被要求必须用监狱的相机进行拍照,而且狱方不允许我拍摄狱警和囚犯。所以我只好拍了很多囚犯们留下的痕迹。我拍了一些囚犯们在木头桌子上刻画的字样,但狱方最终还是在审核时将照片删掉。

每个监区的末尾位置都有一小块铺着人造草皮的区域,囚犯们可以在此享受阳光。据我们所知,Al-Ha’ir监狱关押的犯人中绝大多数都是恐怖分子。但是与人权活动家交流后,我们发现监狱内也有不同的分区,而且每个分区对待犯人的标准不尽相同。Al-Ha’ir监狱有时候也关押政治犯,但他们很少能住进恐怖分子享用的舒适的牢房内。趁着同行的记者在狱警监督下对另一个犯人展开采访时,我悄悄与部分犯人单独接触了一下。2015年5月,沙特阿拉伯东部省份的什叶派清真寺遭到炸弹袭击。那之后,Al-Ha’ir监狱收押了大批新犯人。老犯人们都觉得官方是在随便抓人。一位囚犯告诉我说,官方公布的情况是一回事,但是监狱内实际的情况又是另一回事。可是狱警永远也不会让参观的记者看到监狱的真实面貌。不过这位囚犯不愿意透露更多具体细节。

“家庭之屋”按照精品酒店的风格设计,各种设施齐全,便于犯人家属来访时居住。服刑期间,犯人可以与家人在这个套间内短暂居住一段时间。狱方会安排印有“家庭之屋”标志的专车分别将囚犯和他们的家属接到宾馆内。届时,来访家属会领到房间的钥匙。据悉,女狱警将在犯人家属来访期间负责照顾他们的起居。

很多墙上都贴着“项目周期”和“战略规划系统”的宣传图。一位心理学家表示,关塔那摩监狱来的囚犯很特殊。要想获得他们的信任,狱方需要付出很多努力。很长一段时间之后,这些囚犯才能战胜自己的精神创伤。

在可居住五人的牢房里,每名囚犯都有一小块区域可放置自己的物品。很多囚犯拥有书籍和钟表,一个囚犯还有整整一个架子的各类香水。照片中的囚犯在架子上放着一本名叫《冬日》的书,主要讲述穆斯林在西方居住时内心信仰与各种实际现实情况之间的冲突。人权组织的报告显示,大部分沙特阿拉伯的其他监狱都存在人员拥挤和基础设施不完善的问题。

囚犯们可以在室内足球场运动,但有时足球击中墙壁后会导致瓷砖脱落。我们的参观之旅让人觉得有些奇怪。首先,一位摄影师全程跟在我们后面。他们说拍摄的录像只会在监狱内部使用,但我觉得这是狱方在监视我们以及我们的向导。沙特阿拉伯想让外界了解囚犯们改造康复的情况,所以他们喜欢让记者了解官方对外宣传的美好局面。但是,他们不允许记者采访太多犯人。

“家庭之屋”酒店后面是供囚犯孩子玩耍的封闭游乐场。这里铺有和监区内相同的人造草皮。向导告诉我们,这片区域能让孩子自由玩耍,从而保证囚犯和自己的妻子有足够的独处时间。

夫妻短期探视房间区域里的走廊。每个月,囚犯还可以领到400美元的津贴。因为亲属结婚而获准离开时,还可以领到2500美元的礼金。

囚犯妻子探访时,两人可以在这间屋子里会面。屋中有一张床,一个洗手间和一个小冰柜。监狱内还设有方便更多家庭成员探视的大房间。沙特阿拉伯正在对本国范围内的恐怖分子进行积极的帮助和改造。从政治角度而言,西方国家并不能接受这种做法。妻子探访之前,狱方可以为囚犯提供万艾可。

一位此前关押在关塔那摩监狱的囚犯绘制的画作。治疗师表示,电线杆与关塔那摩监狱内戴镣铐的橙衣囚徒很相似。很多来自关塔那摩监狱的囚犯都参加了康复训练项目。

文中所有图片均来自David Degner/Getty Images

(翻译:Nashville Predator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