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津冀要共同划定生态红线,两会访谈

京津冀生态管理需共划生态红线

  中国绿色时报3月17日报道 
  嘉宾:全国政协委员、河北省林业厅副厅长  沈瑾
  采写:记者  田新程
  
  “京津冀三地对生态红线理解不同、划定主体不同,造成划定结果也存在较大差别,带来实施管理困难。”全国政协委员、河北省林业厅副厅长沈瑾接受《中国绿色时报》记者采访时说,京津冀要在共同平台上划定生态红线,推进区域协同发展,促进生态环境质量共同提升。
  京津冀协同发展已上升为国家战略,改善生态环境是重要突破口。《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中对于“推进生态保护与建设”提出:“通过优化生态安全格局,划定生态保护红线,实施分区管理,明确生态廊道。”在这一背景下,北京、天津和河北分别开展了生态红线的划定工作。
  “由于生态红线的概念和内涵尚未形成共识,各地对生态红线划定的理解不同。”沈瑾介绍,天津市以“山、河、湖、湿地、公园、林地”生态用地保护为基础,划定了生态红线和黄线区,采取不同管护措施。北京市以“山、水、林、田、湖”生态用地斑块为基底划定了生态红线,与增长边界构成了“两线三区”全域空间管控体系,并出台了相应的划定标准和管理办法。河北省以重点生态功能区、生态环境敏感区和脆弱区为基础划定的生态保护红线方案,尚未出台具体管控措施。
  “然而,采用以各类生态保护区范围为基础划定生态红线的方案可能造成实施困难,比如生态红线与现有自然保护区、风景名胜区等生态保护现行法规之间如何对接,产业环境准入标准、生态补偿、违规惩罚制度不明确,将使生态红线的实施缺乏法律效力。再比如,各类生态保护区空间上交叉重叠,蓝、绿、黄色空间边界模糊,部门管理难以落地,这也是造成生态空间被侵蚀的重要原因。”沈瑾说。
  沈瑾指出,京津冀区域共同划定生态红线有利于在区域层面上对生态资源进行最严格的保护和管理,保护重要生态系统及其生态功能,保护生物多样性及其物种不被破坏,实现京津冀区域打造成为生态修复环境改善示范区的目标;有利于在区域层面构建生态安全格局,提升各类生态系统的完整性,提高生态资源服务能力;有利于在区域层面实现全域空间管制,进而促进经济、社会、生态的全面、健康、可持续发展,实现京津冀三地经济社会协同发展。
  沈瑾建议,确定统一的生态红线划定思路,搭建统一的工作平台,成立京津冀三地生态红线划定工作协调组。以生态用地斑块为基底,以生态系统完整性为前提,共同梳理生态要素分布情况,实现生态资源一张图。明确各地区各部门工作职责,实现部门之间的横向衔接,同时制定并出台统一的划定和管理办法,明确划定、审批、调整标准和程序,健全自然资源资产产权制度和用途管理制度,建立生态保护红线考核与责任追究机制,建立统一的生态补偿机制,开创京津冀区域生态管理的新模式。

新华社北京3月7日电“京津冀三地对生态红线理解不同、划定主体不同,造成划定结果也存在较大差别,带来实施管理困难。”全国政协委员、河北省林业厅副厅长、民革河北省副主委沈瑾说,京津冀要在共同平台上划定生态红线,推进区域协同发展,促进生态环境质量共同提升。

威尼斯人游戏网址,京津冀区域协同发展已上升为国家战略,改善生态环境是重要突破口。《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中对于“推进生态保护与建设”提出:“通过优化生态安全格局,划定生态保护红线,实施分区管理,明确生态廊道。”

“然而,采用以各类生态保护区范围为基础划定生态红线的方案可能造成实施困难,比如生态红线与现有自然保护区、风景名胜区等生态保护现行法规之间如何对接,产业环境准入标准、生态补偿、违规惩罚制度不明确,将使生态红线的实施缺乏法治效力;再比如,各类生态保护区空间上交叉重叠,蓝、绿、黄色空间边界模糊,部门管理难以落地,这也是造成生态空间被侵蚀的重要原因。”沈瑾说。

他建议,三地确定统一的生态红线划定思路,搭建统一工作平台,成立京津冀三地生态红线划定工作协调组;资源共享,实现生态资源一张图;协同管理,实现部门之间的横向衔接。

“同时,要建立生态保护红线考核与责任追究机制,建立统一的生态补偿机制,开创京津冀区域生态管理的新模式。”沈瑾说。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