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安气氛笼罩着德雷克海峡,谷歌(谷歌(Google))地图弃用

迪拜5月17日电—官方媒体报导称,伊朗外交部周四威胁对谷歌采取法律行动,因後者在谷歌地图上弃用“波斯湾”,令伊朗和阿拉伯国家之间的海域没有标记任何名称。

矛盾集中在波斯湾方向

“谷歌无耻地弃用‘波斯湾’名称,是针对伊朗软性战争的煽动性行为,这与历史记载不符,”报导援引伊朗外交部发言人Ramin
Mehmanparast的话称。

美国两个航母战斗群陈兵波斯湾的时候,正值伊朗的新年假期。在首都德黑兰,《环球时报》记者感到的是融融春意。4月2日是伊朗的“踏青日”,全国放假、报纸停刊、电视台到下午两点才有新闻,伊朗的家家户户都外出踏青野餐。记者还看到一些装着滑雪板的车辆从眼前驶过,很明显,年轻人要趁着假期去滑雪。《伊朗》报是极少数没停刊的报纸,它在头版报道的不是美英威胁,而是伊朗新年第一周有400万老百姓外出旅游。与首都相比,波斯湾方向似乎还有些紧张气氛。4月1日,伊朗总统内贾德在胡齐斯坦省阅兵并发表谴责英国政府的讲话。那里靠近波斯湾,被称为伊朗的“石油心脏”。

据报导,他说道,“我们已将对谷歌提起正式诉讼列入议事日程。”

相比之下,西方媒体比伊朗同行要来劲得多。美联社、《洛杉矶时报》、《国际先驱论坛报》、法新社、路透社等媒体的标题都十分醒目——《美国派新航母到海湾》、《海湾边界分歧加深》、《伊朗提海湾国家防御联盟》、《恐惧海湾纷争油价攀新高》、《美国动用石油供给平抑因海湾局势紧张上扬的油价》。美国的《防务新闻》4月2日发表了一篇题为《紧张加剧,海湾海军箭在弦上》的文章。文章称,最近,世界上没有哪块水域像海湾一样如此波涛起伏。随着伊朗核问题的紧张化,伊朗、海湾周边的阿拉伯国家以及西方国家都在这里排兵布阵。美国华盛顿战略和国际问题研究所的专家说,这块长990公里,将伊朗和阿拉伯半岛分隔开来的水域,由于其在石油运输上的重要性,成为世界上最具战略意义的水道。在这一地区发生的任何一个事件,都有可能升级成为一次无论是伊朗还是其潜在对手都无法料到的大冲突。

对这条全球重要的油气供应水道的称呼是其周边国家长期以来的敏感问题。伊朗称之为波斯湾,阿拉伯国家则称为阿拉伯湾。在外语中,以两者中任何一个名称进行称呼都会惹恼两方中的一方。

那里蕴藏着惊人财富

多数普通伊朗人对该水道的名称也很敏感,称历史上一直以“波斯湾”来称呼。Facebook等社交媒体上有大量有关该水道内容的页面。

波斯湾是国际上公认的称谓,西方将其通称为海湾。它位于阿拉伯半岛和伊朗高原之间。西北起阿拉伯河河口,东南至霍尔木兹海峡,长约990公里,宽56—338公里。面积达24万平方公里,比3个渤海湾还大。在水深方面,伊朗一侧大部分超过80米,阿拉伯半岛一侧一般浅于35米,湾口处最深达110米。这样的深度对于石油开采来说好处颇多,也是密布水雷,进行海上封锁的理想环境。但对于潜艇来讲,就有些施展不开了。

2010年,伊朗曾威胁禁止航空公司使用伊朗领空,如果他们使用阿拉伯湾而非波斯湾的叫法。

波斯湾特殊的地理位置使其沿岸地区蕴藏了极为丰富的油气资源。其已探明石油储量占全世界总储量的一半以上,年产量占全世界总产量的1/3。全球每天产油8500万桶,其中能作为商品的有2500万桶,在这里面,波斯湾每天运出石油1800万桶。日本石油进口的80%、韩国石油进口的60%多都要依靠波斯湾。从另一个方面讲,其他产油国很难与波斯湾沿岸国家进行竞争。由于沙特等国的油层浅、压力足,很多油井是向外喷油的。沙特有的油井甚至能日产原油上万吨,因此,其每桶石油的开采成本只有1—3美元。离开波斯湾地区,每桶石油的开采成本则为5—6美元甚至高达10美元。在一些内陆地区,油层深且压力不足,要先向地下注水,把油逼上来,再把90%的水过滤掉。这样的油井有时只能日产几吨油。而像美国在墨西哥湾采油,则要用石油钻井平台在海面以下的1000—2000米采油,其成本可想而知。波斯湾的特殊地理构造,使得伊朗、伊拉克、科威特、沙特阿拉伯、巴林、卡塔尔、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和阿曼这8个沿岸国家都富甲一方。

威尼斯游戏网站,编译:王凤昌 发稿:程芳

那里始终存在纷争

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开通此服务。

其实,在波斯湾发现石油是20世纪初的事情,而早在几千年前,这片海域的争端就开始了。4月1日,伊朗通讯社网站称,伊朗在新年发行了历史上所有关于波斯湾的地图,专家以此来说明,这片水域自古就叫波斯湾。

在伊朗提到波斯湾,当地人会感到十分自豪。因为从公元前550年阿契美尼德王朝建立后,伊朗就被称为“波斯”,所以伊朗人用“波斯湾”命名这个地方。波斯湾的历史可追溯到5000年以前,古代埃兰人和苏美尔人在此休养生息,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在此汇聚流入波斯湾。亚述人和巴比伦人曾在波斯湾南岸建立了他们的殖民地并开始了海上贸易。随后,古巴比伦、波斯帝国先后控制了波斯湾,并从此不断开拓自己的疆域。直到公元8世纪阿巴斯帝国时期,波斯人和阿拉伯人才开始友好。随着阿巴斯帝国的衰亡,波斯湾海上贸易一度衰落。工业革命以后,在18至19世纪,英国东印度公司开始经过波斯湾推动英国在亚洲的殖民贸易。英国牢牢掌握着波斯湾的控制权,并在20世纪为守卫这片海湾找到了更重要的理由——石油。

与伊朗隔海相望的阿拉伯国家从来不将这片海称为“波斯湾”,而是称之为“阿拉伯湾”,或简称“海湾”,甚至一些国家还对西方出版的地图和旅游书上“波斯湾”的称谓表示抗议。之所以对这块水域有着割舍不断的感情,是因为这些国家历史上是靠这块水域生活的。在发现石油之前,科威特、卡塔尔、巴林、阿联酋等,都以在这片水域采珍珠和打鱼为生,卡塔尔一位诗人说:“海湾碧蓝的水,是流淌在我们身上的血液”。《环球时报》记者在巴林采访时,跟一个名叫萨比尔的伊斯兰学者聊天,他说,对阿拉伯人来说,海湾是一片“具有神性的水域”,因为伊斯兰教就诞生在离这片水域近在咫尺的沙特。他还说,不光对海湾国家是这样,对海湾以外的其他阿拉伯国家也是这样,北非等地不少阿拉伯人都是怀着极大的敬意和敬畏之情到海湾地区的,必访的当然是沙特,对与沙特毗邻的阿拉伯湾,也尽可能去看看,有些人甚至还用矿泉水瓶装一些海水带回去。

除了历史、民族等问题上的纷争,伊朗与对岸的阿拉伯国家一直存在着领土纠纷,包括阿布穆萨岛和大小通布岛、阿拉伯河和胡齐斯坦等地。1971年,联合国发文正式确认波斯湾的名称。但在2004年波斯湾合作委员会首脑会议上,沙特代表提出改变波斯湾合作委员会为“阿拉伯湾合作委员会”,遭到了伊朗的反对;2006年,阿联酋宣布要在10年后在波斯湾水域内建造325个人工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