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价劳重力,廉价劳引力_鱼类专项论题

2010岁末,中国罗非鱼产业技术体系首席科学家杨弘在广州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谈起了中国罗非鱼发展形势,尤其是出口形势——里外交困。他一语惊醒梦中人:中国罗非鱼产业“出口”廉价劳动力。

核心提示:2010岁末,中国罗非鱼产业技术体系首席科学家杨弘在广州接受记者采访时谈起了中国罗非鱼发展形势,尤其是出口形势——里外交困。他一语惊醒梦中人:中国罗非鱼产业“出口”廉价劳动力。
中国水产门户网报道2010岁末,中国罗非鱼产业技术体系首席科学家杨弘在广州接受记者采访时谈起了中国罗非鱼发展形势,尤其是出口形势——里外交困。他一语惊醒梦中人:中国罗非鱼产业“出口”廉价劳动力。
“对于出口来说,渠道就是命脉,我们的东西不差,但销售渠道被控制等于出口的命脉被控制。”
中国罗非鱼产业经过多年的蓬勃发展,已经逐步形成了一条以加工出口为主导的相对完善的产业链,您认为当前出口形势如何?
杨弘:一直以来,我国罗非鱼产业的发展是靠出口带动的,这一点毋庸置疑,可以说没有出口带动就没有罗非鱼现在的发展规模。2009年,我国罗非鱼出口量有25.6万吨,出口额超过7亿美元。预计2010年罗非鱼出口量将超过28万吨,创汇也将超过8亿美元。一直以来,我国罗非鱼主攻外销市场,出口带动了国内罗非鱼产业的快速发展。因此说,出口对促进我国罗非鱼产业的发展是功不可没的。
表面上看,出口确实带动了我中国罗非鱼产业的发展,因此就掩盖了其给国内市场带来的隐忧。我们必须清醒认识到,罗非鱼产业一直以来所依赖的“出口”完全处于被动状态。我们所看到在国内开展的一系列质量认证、食品安全检测、产地认证、无公害认证等无不是为了应付出口,按照外国人的标准进行养殖和选择。那么选择之后的呢,流向哪里?也许就有人考虑这些问题了。从一定程度上讲,我们在被动地应付着出口,为了出口而做一些被动的迎合国外市场的行为。可是,我国罗非鱼不仅仅出口,还有巨大的国内消费市场,而我们往往无暇顾及内销而专注出口渠道,顾此失彼,错失培育国内市场的先机。事实上,我们就是其中的消费者。并不是说选择之后的产品不好,我是强调无论是出口还是内销都应该有一整套的质量监管机制,这样也将为开拓国内市场营造良好的市场环境,奠定必要的市场基础。
中国罗非鱼物美价廉。2008年金融危机后,美国居民消费能力降低,罗非鱼的需求量反而增加了。但是为什么我们的出口量下降了呢?因为美国进口渠道出了问题,导致我们出口受阻。我们的很多出口渠道都是转接过来的,并不是自己直接建立起来的,这就从另外一方面反映了我们出口的被动性。对于出口来说,渠道就是命脉,我们的东西不差,但销售渠道被控制等于出口的命脉被控制。近年来,随着国际竞争压力越来越大,出口受阻,难以继续扩大国际市场份额,加工企业逐步认识到国内市场巨大的潜力而纷纷转型内销,开始了两条腿走路。因此,近年来,国内市场升温迹象明显。不过事实表明,开拓国内市场并不成功,许多先知先觉的加工企业以及后来者均陷入内外交困的境地。
加工出口企业陷入内外交困的境地,可谓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以出口为主导的我国罗非鱼产业似乎早已经陷入了一个误区,国外的标准就是我们国内养殖的风向标。加工厂唯国外销售商马首是瞻。
杨弘:这是不争的事实。因为要出口,国外不能用的,我们也不能用,要符合对方的进口标准,我们国内就得参照对方的标准,很少有话语权,尤其是在议价能力上。在价格上缺乏话语权,国外销售商就有机会对我们的出口产品挑三拣四,伺机压价,控制我们的出口。这一直是加工出口企业心中的痛处,也是我国罗非鱼发展过程中的一种尴尬。在国内市场尚未打开,一直依赖出口的罗非鱼产业只能在忍辱负重中艰难发展。但是,我国罗非鱼业是一个大产业,内销潜力巨大,如果拓展到一定程度,完全有这个基础建立属于自己的市场价格体系和相关标准,届时就不会如此被动去迎合国外的苛刻要求。进一步说,如果我们的标准比国际的标准还要高,那么他们也应该尊重我们的执行标准。但很可惜的是,目前我国还没有专门针对罗非鱼养殖制定出台相关标准。
罗非鱼产业还是一个农业边缘的初级产业,工业化程度不够,加工开发能力还处于低水平的发展阶段。目前出口的产品中,要么是全冻鱼要么是加工鱼片。产品不丰富,单一化等因素也制约着罗非鱼拓展国内市场的步伐。开拓国内市场,产品的单一化肯定不行。其实,罗非鱼可以开发成小食品、速食品等,适合小家庭食用,方便快捷,如对虾加工产品多样化,在市场上就比较受欢迎。造成目前这种困境的原因,还包括罗非鱼加工的工艺开发程度不够、产品市场接受程度不高等。
光靠出口,罗非鱼产业风险会很大,广东鳗鱼产业就有过前车之鉴,罗非鱼切莫重蹈覆辙。罗非鱼价格不是很高,国内市场潜力很大,完全可以把市场培育起来,我们罗非鱼产业应该朝着这个方向努力。
“走在我们产业前面的是谁?是外国人,因为我国罗非鱼产业被国外人牵着鼻子走。不得不承认这么一个事实,中国罗非鱼产业都是为国外打工,而且打很低级的工。”
事实一再证明,罗非鱼过度依赖出口,产业风险很大。我们是否可以通过产业链里的某些环节减少市场风险?
杨弘:一个完整的产业链条,是一个良性运行健康发展的,抗击市场风险的能力也较强。在罗非鱼产业链中,我认为罗非鱼养殖合作社或者协会比较适宜在防控市场风险发挥一定的作用。合作社或者协会是连接养殖户与市场的桥梁,可以直接与加工厂进行沟通,反馈市场需求信息和价格行情。一个组织严密、功能齐全的合作社或者协会,可以根据市场反馈的信息进行一个相对科学的预判,组织成员单位进行有组织有计划的生产,避免盲目养殖。当然,这是一种理想状态。而现实情况是,目前类似罗非鱼养殖合作社等民间经济组织并没有发挥必要的调控作用。苗种解决了、病害减少了,技术基本解决了,最后导致大家都想来养殖罗非鱼,这就势必导致产量过剩,价格下降。而事实上,协会或者合作社并不具备相关的权利去规范产业,因而就无法最大限度发挥出这两者的巨大功能,地位陷入尴尬,谈何风险防控?
我认为,应该对罗非鱼养殖设立必要的门槛。登记到户,落实到亩,对养殖水面和养殖数量进行统计,在养殖环节控制养殖数量。市场就那么大,如果产量过多,价格肯定会下降,受损的是产业。如果无休止地盲目发展,价格无限下降的话,整个产业迟早崩溃。
组建合作社或协会还有一个好处是,成员可以抱成团,因为养殖户是一家一户的散户,抱成团的话可以和加工厂进行议价,最大限度达到利益的合理分配。因此,如何把这些利润在整个产业中进行合理分配,保证产业链各个环节的利益分配相对公平也成为合作社或协会成立的一种初衷。
相对完善的一个产业链,各个环节都有一个相对比较稳定的规模,并不能任某个环节无限扩大发展。否则就乱了,就会衍生出很多问题,如监管难、资源分配不均、抢原料等。
还有一种可能是,种苗企业和加工出口企业可能会联合起来,同心协力抗击风险。中国很多出口企业存在很大问题就是相互之间窝里斗:抢原料,为了抢国外市场而相互压价。很多加工出口企业都在不知不觉中吃了大亏,如果继续下去,那么势必造成一损俱损的局面,大家一起跟着玩完。如果真正清醒的话,还不如大家联合起来,合理分配整个蛋糕。因为大家都知道,最后真正得利的并不是加工厂本身,真正的大头都是被国外一些流通企业和销售终端分走了。
走在我们产业前面的是谁?是外国人,因为我国罗非鱼产业被国外人牵着鼻子走。不得不承认这么一个事实,中国罗非鱼产业都是为国外打工,而且打很低级的工。加工产品廉价出口,不仅损害了养殖户,而且还同时损害了上游产业的利益。加工厂本身也没有得到很好的发展,为赚取一点利润而疲于奔命,总是被国外的流通企业、进口商牵着鼻子转,被动接受无理压价。我曾经到美国多个城市考察。在美国市场超市,一磅鱼片的价格,最高的是3~4美元。在国内,塘鱼的收购价格是3~4块钱。块多钱,养殖户不干,觉得自己亏大了;4~5元收购价,加工厂不干,赚得少。所以国内罗非鱼收购价格一般在4元上下波动。在国外卖到3~4美元的鱼片,按照中国市场价格计算就是20~30元了,除去运输流通成本的费用,外国进口中国罗非鱼产品赚取了中间巨大差价。而我们养殖户每年养鱼赚的钱又是几何?辛辛苦苦养出来的鱼,通过出口,反而给外国人赚了钱,我们不就是给外国人打廉价工了吗?
“中国罗非鱼产业并没有形成品牌,没有通过出口在国外闯出名堂。现在我国这么多罗非鱼加工出口企业,在国内都说有树立了品牌,一旦走出国门,都自动瓦解,都只有一个牌,都成为“中国制造”,那不是等于没有吗?没有形成品牌效应,就不可能在销售价格上形成差异化。”
我们如此大规模出口罗非鱼加工产品,那么在国外是如何销售的呢?
杨弘:其实,外国销售罗非鱼比较简单,关键是他们建立了顺畅的销售渠道,从经销商到市场,到超市销售终端。我国罗非鱼出口市场主要在美国,但我们在考察过程中发现,市场上销售的罗非鱼产品找不到任何一个中国企业的牌子,有的只是“MadeinChina”。在国外,罗非鱼产品都是贴牌销售,不管哪个国家的罗非鱼,最多是打上原产地,如我们的“中国制造”。
中国罗非鱼产业并没有形成品牌,没有通过出口在国外闯出名堂。现在我国这么多罗非鱼加工出口企业,在国内都说有树立了品牌,一旦走出国门,都自动瓦解,都只有一个牌,都成为“中国制造”,那不是等于没有?没有形成品牌效应,就不可能在销售价格上形成差异化。出口到国外的中国罗非鱼加工产品,只有因为大小差异和上市时间的不同而形成一些价格差异,并没有因为品牌影响而产生价格效应。没有属于自己的品牌,就给国外的贴牌生产提供了便利,不管是哪个加工厂哪个地区的罗非鱼,全部统一贴牌———“中国制造”,然后分流到各地终端市场。销售终端掌控在外国销售商手里,我们谈何价格差异化?
中国罗非鱼价格相对于别的国家的罗非鱼是偏低的。这跟中国整个市场环境有关系,中国所有农产品,很少靠质量去抢占市场的,甚至靠压价去出口。三文鱼别的国家都有,但是为什么挪威三文鱼的价格贵?我们潘阳湖大闸蟹为什么就卖得贵些?这值得我们思考,如何去塑造质量品牌。
面对内外交困的处境,塑造产业品牌迫在眉睫,成为业界不得不面对的主题。您对此有什么建议?
杨弘:我国罗非鱼产业依靠出口带动是毋庸置疑的。但如果要走得更远,就要走品牌战略的路子,把品牌塑造摆在重要位置。由于当前市场环境不成熟,单靠企业去做品牌培育构建,难度很大。政府与市场之间没有形成良性的长效激励和监管机制,市场投机行为太多,不足以确保先行者的劳动成果。在目前有利可图的情况下,加工厂企业不敢涉足,不会抽身去考虑整个行业的发展问题,更不会拿出资金去肩负行业的担当。企业一般不愿去承担这样的风险。但是在本行业中,如果没有第一家企业去完成这种尝试,那么就无法推动整个行业主动参与,产业集体的利益将长期受困于品牌的缺失,更长远利益将被国外压榨。我们罗非鱼产业的发展将后劲不足。
仅仅依靠企业本身是不现实的,看能否通过协会和国家以某种形式助力企业品牌的推广,凝聚行业的合力把产品推广出去。我国罗非鱼产业将来的发展方向肯定要向内销开拓。在保证出口的同时,逐步开发国内市场,谋求发展空间。无论是开拓国际还是国内市场,都必须依靠品牌,这样才能赢得市场。
链球菌病害防治研究:口服是方向
当前罗非鱼链球菌病害这么厉害,是否意味着罗非鱼种质在逐步下降?
杨弘:不能这么说的。两者之间没有太大的必然联系。链球菌以前也有,但是没有像现在这么厉害。包括很多农产品,养殖达到一定规模的时候,病害也会逐步上升。罗非鱼种质下降说法不成立。
也不能说哪个品系抗病性下降了。生物性状不可能在短期内下降这么厉害,只是病菌的致病力可能增强了。我们也在想,尝试通过注射疫苗来预防链球菌病。但是工作量太大,操作性不强。大规模应用于实际生产中就不现实。关于鱼苗疫苗的研究,最早是美国的鱼病研究室做的口服疫苗,一开始是拌在饲料里,免疫的周期相对要短。罗非鱼的正常养殖周期是6个月,如果免疫周期达不到这个要求,实效性就不强,稳定性就不够。同时拌在饲料里,养殖成本会上升。但口服有一个好处是方便,比注射的方便了很多,但是目前其实用性还没有达到期望。相信这是以后研究罗非鱼疫苗的一个方向吧。

文/图《海洋与渔业》记者曾凡美

“对于出口来说,渠道就是命脉,我们的东西不差,但销售渠道被控制等于出口的命脉被控制。”

《海洋与渔业》:中国罗非鱼产业经过多年的蓬勃发展,已经逐步形成了一条以加工出口为主导的相对完善的产业链,您认为当前出口形势如何?
杨弘:一直以来,我国罗非鱼产业的发展是靠出口带动的,这一点毋庸置疑,可以说没有出口带动就没有罗非鱼现在的发展规模。2009年,我国罗非鱼出口量有25.6万吨,出口额超过7亿美元。预计2010年罗非鱼出口量将超过28万吨,创汇也将超过8亿美元。一直以来,我国罗非鱼主攻外销市场,出口带动了国内罗非鱼产业的快速发展。因此说,出口对促进我国罗非鱼产业的发展是功不可没的。
表面上看,出口确实带动了我中国罗非鱼产业的发展,因此就掩盖了其给国内市场带来的隐忧。我们必须清醒认识到,罗非鱼产业一直以来所依赖的“出口”完全处于被动状态。我们所看到在国内开展的一系列质量认证、食品安全检测、产地认证、无公害认证等无不是为了应付出口,按照外国人的标准进行养殖和选择。那么选择之后的呢,流向哪里?也许就有人考虑这些问题了。从一定程度上讲,我们在被动地应付着出口,为了出口而做一些被动的迎合国外市场的行为。可是,我国罗非鱼不仅仅出口,还有巨大的国内消费市场,而我们往往无暇顾及内销而专注出口渠道,顾此失彼,错失培育国内市场的先机。事实上,我们就是其中的消费者。并不是说选择之后的产品不好,我是强调无论是出口还是内销都应该有一整套的质量监管机制,这样也将为开拓国内市场营造良好的市场环境,奠定必要的市场基础。
中国罗非鱼物美价廉。2008年金融危机后,美国居民消费能力降低,罗非鱼的需求量反而增加了。但是为什么我们的出口量下降了呢?因为美国进口渠道出了问题,导致我们出口受阻。我们的很多出口渠道都是转接过来的,并不是自己直接建立起来的,这就从另外一方面反映了我们出口的被动性。对于出口来说,渠道就是命脉,我们的东西不差,但销售渠道被控制等于出口的命脉被控制。近年来,随着国际竞争压力越来越大,出口受阻,难以继续扩大国际市场份额,加工企业逐步认识到国内市场巨大的潜力而纷纷转型内销,开始了两条腿走路。因此,近年来,国内市场升温迹象明显。不过事实表明,开拓国内市场并不成功,许多先知先觉的加工企业以及后来者均陷入内外交困的境地。

《海洋与渔业》:加工出口企业陷入内外交困的境地,可谓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以出口为主导的我国罗非鱼产业似乎早已经陷入了一个误区,国外的标准就是我们国内养殖的风向标。加工厂唯国外销售商马首是瞻。
杨弘:这是不争的事实。因为要出口,国外不能用的,我们也不能用,要符合对方的进口标准,我们国内就得参照对方的标准,很少有话语权,尤其是在议价能力上。在价格上缺乏话语权,国外销售商就有机会对我们的出口产品挑三拣四,伺机压价,控制我们的出口。这一直是加工出口企业心中的痛处,也是我国罗非鱼发展过程中的一种尴尬。在国内市场尚未打开,一直依赖出口的罗非鱼产业只能在忍辱负重中艰难发展。但是,我国罗非鱼业是一个大产业,内销潜力巨大,如果拓展到一定程度,完全有这个基础建立属于自己的市场价格体系和相关标准,届时就不会如此被动去迎合国外的苛刻要求。进一步说,如果我们的标准比国际的标准还要高,那么他们也应该尊重我们的执行标准。但很可惜的是,目前我国还没有专门针对罗非鱼养殖制定出台相关标准。
罗非鱼产业还是一个农业边缘的初级产业,工业化程度不够,加工开发能力还处于低水平的发展阶段。目前出口的产品中,要么是全冻鱼要么是加工鱼片。产品不丰富,单一化等因素也制约着罗非鱼拓展国内市场的步伐。开拓国内市场,产品的单一化肯定不行。其实,罗非鱼可以开发成小食品、速食品等,适合小家庭食用,方便快捷,如对虾加工产品多样化,在市场上就比较受欢迎。造成目前这种困境的原因,还包括罗非鱼加工的工艺开发程度不够、产品市场接受程度不高等。
光靠出口,罗非鱼产业风险会很大,广东鳗鱼产业就有过前车之鉴,罗非鱼切莫重蹈覆辙。罗非鱼价格不是很高,国内市场潜力很大,完全可以把市场培育起来,我们罗非鱼产业应该朝着这个方向努力。

“走在我们产业前面的是谁?是外国人,因为我国罗非鱼产业被国外人牵着鼻子走。不得不承认这么一个事实,中国罗非鱼产业都是为国外打工,而且打很低级的工。”

《海洋与渔业》:事实一再证明,罗非鱼过度依赖出口,产业风险很大。我们是否可以通过产业链里的某些环节减少市场风险?
杨弘:一个完整的产业链条,是一个良性运行健康发展的,抗击市场风险的能力也较强。在罗非鱼产业链中,我认为罗非鱼养殖合作社或者协会比较适宜在防控市场风险发挥一定的作用。合作社或者协会是连接养殖户与市场的桥梁,可以直接与加工厂进行沟通,反馈市场需求信息和价格行情。一个组织严密、功能齐全的合作社或者协会,可以根据市场反馈的信息进行一个相对科学的预判,组织成员单位进行有组织有计划的生产,避免盲目养殖。当然,这是一种理想状态。而现实情况是,目前类似罗非鱼养殖合作社等民间经济组织并没有发挥必要的调控作用。苗种解决了、病害减少了,技术基本解决了,最后导致大家都想来养殖罗非鱼,这就势必导致产量过剩,价格下降。而事实上,协会或者合作社并不具备相关的权利去规范产业,因而就无法最大限度发挥出这两者的巨大功能,地位陷入尴尬,谈何风险防控?
我认为,应该对罗非鱼养殖设立必要的门槛。登记到户,落实到亩,对养殖水面和养殖数量进行统计,在养殖环节控制养殖数量。市场就那么大,如果产量过多,价格肯定会下降,受损的是产业。如果无休止地盲目发展,价格无限下降的话,整个产业迟早崩溃。
组建合作社或协会还有一个好处是,成员可以抱成团,因为养殖户是一家一户的散户,抱成团的话可以和加工厂进行议价,最大限度达到利益的合理分配。因此,如何把这些利润在整个产业中进行合理分配,保证产业链各个环节的利益分配相对公平也成为合作社或协会成立的一种初衷。
相对完善的一个产业链,各个环节都有一个相对比较稳定的规模,并不能任某个环节无限扩大发展。否则就乱了,就会衍生出很多问题,如监管难、资源分配不均、抢原料等。
还有一种可能是,种苗企业和加工出口企业可能会联合起来,同心协力抗击风险。中国很多出口企业存在很大问题就是相互之间窝里斗:抢原料,为了抢国外市场而相互压价。很多加工出口企业都在不知不觉中吃了大亏,如果继续下去,那么势必造成一损俱损的局面,大家一起跟着玩完。如果真正清醒的话,还不如大家联合起来,合理分配整个蛋糕。因为大家都知道,最后真正得利的并不是加工厂本身,真正的大头都是被国外一些流通企业和销售终端分走了。
走在我们产业前面的是谁?是外国人,因为我国罗非鱼产业被国外人牵着鼻子走。不得不承认这么一个事实,中国罗非鱼产业都是为国外打工,而且打很低级的工。加工产品廉价出口,不仅损害了养殖户,而且还同时损害了上游产业的利益。加工厂本身也没有得到很好的发展,为赚取一点利润而疲于奔命,总是被国外的流通企业、进口商牵着鼻子转,被动接受无理压价。我曾经到美国多个城市考察。在美国市场超市,一磅鱼片的价格,最高的是3~4美元。在国内,塘鱼的收购价格是3~4块钱。块多钱,养殖户不干,觉得自己亏大了;4~5元收购价,加工厂不干,赚得少。所以国内罗非鱼收购价格一般在4元上下波动。在国外卖到3~4美元的鱼片,按照中国市场价格计算就是20~30元了,除去运输流通成本的费用,外国进口中国罗非鱼产品赚取了中间巨大差价。而我们养殖户每年养鱼赚的钱又是几何?辛辛苦苦养出来的鱼,通过出口,反而给外国人赚了钱,我们不就是给外国人打廉价工了吗?

“中国罗非鱼产业并没有形成品牌,没有通过出口在国外闯出名堂。现在我国这么多罗非鱼加工出口企业,在国内都说有树立了品牌,一旦走出国门,都自动瓦解,都只有一个牌,都成为“中国制造”,那不是等于没有吗?没有形成品牌效应,就不可能在销售价格上形成差异化。”

《海洋与渔业》:我们如此大规模出口罗非鱼加工产品,那么在国外是如何销售的呢?
杨弘:其实,外国销售罗非鱼比较简单,关键是他们建立了顺畅的销售渠道,从经销商到市场,到超市销售终端。我国罗非鱼出口市场主要在美国,但我们在考察过程中发现,市场上销售的罗非鱼产品找不到任何一个中国企业的牌子,有的只是“MadeinChina”。在国外,罗非鱼产品都是贴牌销售,不管哪个国家的罗非鱼,最多是打上原产地,如我们的“中国制造”。
中国罗非鱼产业并没有形成品牌,没有通过出口在国外闯出名堂。现在我国这么多罗非鱼加工出口企业,在国内都说有树立了品牌,一旦走出国门,都自动瓦解,都只有一个牌,都成为“中国制造”,那不是等于没有?没有形成品牌效应,就不可能在销售价格上形成差异化。出口到国外的中国罗非鱼加工产品,只有因为大小差异和上市时间的不同而形成一些价格差异,并没有因为品牌影响而产生价格效应。没有属于自己的品牌,就给国外的贴牌生产提供了便利,不管是哪个加工厂哪个地区的罗非鱼,全部统一贴牌———“中国制造”,然后分流到各地终端市场。销售终端掌控在外国销售商手里,我们谈何价格差异化?
中国罗非鱼价格相对于别的国家的罗非鱼是偏低的。这跟中国整个市场环境有关系,中国所有农产品,很少靠质量去抢占市场的,甚至靠压价去出口。三文鱼别的国家都有,但是为什么挪威三文鱼的价格贵?我们潘阳湖大闸蟹为什么就卖得贵些?这值得我们思考,如何去塑造质量品牌。

《海洋与渔业》:面对内外交困的处境,塑造产业品牌迫在眉睫,成为业界不得不面对的主题。您对此有什么建议?
威尼斯人游戏网址,杨弘:我国罗非鱼产业依靠出口带动是毋庸置疑的。但如果要走得更远,就要走品牌战略的路子,把品牌塑造摆在重要位置。由于当前市场环境不成熟,单靠企业去做品牌培育构建,难度很大。政府与市场之间没有形成良性的长效激励和监管机制,市场投机行为太多,不足以确保先行者的劳动成果。在目前有利可图的情况下,加工厂企业不敢涉足,不会抽身去考虑整个行业的发展问题,更不会拿出资金去肩负行业的担当。企业一般不愿去承担这样的风险。但是在本行业中,如果没有第一家企业去完成这种尝试,那么就无法推动整个行业主动参与,产业集体的利益将长期受困于品牌的缺失,更长远利益将被国外压榨。我们罗非鱼产业的发展将后劲不足。
仅仅依靠企业本身是不现实的,看能否通过协会和国家以某种形式助力企业品牌的推广,凝聚行业的合力把产品推广出去。我国罗非鱼产业将来的发展方向肯定要向内销开拓。在保证出口的同时,逐步开发国内市场,谋求发展空间。无论是开拓国际还是国内市场,都必须依靠品牌,这样才能赢得市场。

链球菌病害防治研究:口服是方向

《海洋与渔业》:当前罗非鱼链球菌病害这么厉害,是否意味着罗非鱼种质在逐步下降?
杨弘:不能这么说的。两者之间没有太大的必然联系。链球菌以前也有,但是没有像现在这么厉害。包括很多农产品,养殖达到一定规模的时候,病害也会逐步上升。罗非鱼种质下降说法不成立。
也不能说哪个品系抗病性下降了。生物性状不可能在短期内下降这么厉害,只是病菌的致病力可能增强了。我们也在想,尝试通过注射疫苗来预防链球菌病。但是工作量太大,操作性不强。大规模应用于实际生产中就不现实。关于鱼苗疫苗的研究,最早是美国的鱼病研究室做的口服疫苗,一开始是拌在饲料里,免疫的周期相对要短。罗非鱼的正常养殖周期是6个月,如果免疫周期达不到这个要求,实效性就不强,稳定性就不够。同时拌在饲料里,养殖成本会上升。但口服有一个好处是方便,比注射的方便了很多,但是目前其实用性还没有达到期望。相信这是以后研究罗非鱼疫苗的一个方向吧。

本文由《海洋与渔业》杂志社授权中国水产养殖网转载。任何单位或个人,未经授权,擅自转载此文引起的法律纠纷,责任自负。

相关文章